477488开奖结果查询,对待半生渡人间的抒情散文精选

 

  对待半生渡尘凡的抒情散文精选 尘世深处,叹世间年华蹉跎。身影空瘦,再无风花雪月。下文是 为公共推荐的看待半生渡人间的抒情散文精选,欢迎人人参考。 对付半生渡人间的抒情散文精选 空灵,永远,千回百转。似清洌的梵音,漫过深山古寺的瓦檐, 在僻静苍穹中弥散,如雾岚,若轻烟。又似一竿长长的竹篙,水中轻 轻一点, 撑离强盛和嘈吵, 穿行于两岸青山间, 蓦地转头, 尘凡已远。 生性呆笨,从来无法触摸音乐高妙的指尖。只是民风了夜深人静 之时,捻亮一盏阴暗的灯,予跋涉阴晦之中的心魄些微的光亮。音乐 如水般暗暗淌过耳畔,就云云,遇见了林海的《渡,凡间》 ,恐怕叙, 《渡,尘寰》是烟波浩淼中一叶扁舟,于不经意间,暗暗划进你们的心 海。 其实,即即是无法领悟,也会有直抵本质的瞬间。这,也许即是 音乐的奇特魅力吧? 琴音淙淙,吵嘴琴键滚动间,韶华正如水般逝去。紫陌尘间,大家 们可是是岁月的匆匆过客。看一段得意,听一首曲子,悟一种人生, 尔后:安静,走远。樱桃红,芭蕉绿,指缝的流水稍纵即逝,我们们也无 法挽留渐逝的生命。一个“渡”字,充沛禅味。渡的经过,就是人命 渐行渐远的旅程。人呱呱落地之际,便与人世结下了迷惘之缘,注定 将在光阴的长河中摆渡属于自己的人生。 1 性命既持久又临时,行走于大千宇宙,大家笑着,哭着,阅历欢 喜,也介入惆怅。泠泠琴声,轻声叩问:这凡间,所有人是他的摆渡人? 舟行水穷处,可否已到达韶华的另一端?芸芸众生渡彼岸,前尘旧梦 皆随风,追念来路之时,是否会端坐莲台拈花一笑? 琵琶铮铮,轻拨细捻。一叶扁舟横野渡,微和风簇浪,颤动晃动 中,看尽现象万千地步迭变。人生如江中行舟,不会许久波澜不惊, 总有风高浪急之时,总有暗礁遍布之处。佛叙,这是一个婆娑世界, 婆娑即可惜。没有可惜,给他再多美满也不会分解幸福。 苦乐相伴, 悲喜叠交, 融会人生百味, 人命是以而充裕, 而盈润。 唯有资格了风雨,才会特别安闲地行走于滚滚人间。可是,面对五彩 秀丽的劝诱,太多的人无法谦和,背上重重的负累。人命的轻舟,又 如何能承载如许之重?人间万丈,辱骂成败转头空,功名然而尘与土。 与其衰弱于命运的江心,不如删繁就简,掷却功名利禄的重负,轻渡 尘间。 携一缕清风,沐空山灵雨,邀一弯弦月,听渔舟唱晚,让生命回 归最原始的本真,相仿一片洁羽般自在轻灵。轻,是千帆阅尽后的境 界,是对人生真理的通透参悟。轻,是看惯春花秋月后的淡然,是回 归自然的清幽纯正。慢慢空灵的音乐,将人命划向了尤其宏壮越发静 谧的水域。 一阵涟漪的笛声,于远山空谷轻轻吹响。青崖峭壁,隐晦挽回, 袅袅娜娜。心似莲花,在最深的谷底,在最静的古潭,素净淡雅,不 染尘土,一瓣一瓣渐次打开。 2 想绪跟随缥缈空灵的音符,漫步于烟云氤氲的碧绿竹林间。空山 新雨,然而玉净瓶中洒下的点点净水?委宛的雨珠,明后,晶莹。大 千全国在一滴雨珠中,静静打坐。霎时,雨滴自清亮的叶尖滑落,倏 忽间归于尘土。一滴水,是一朵云的前生,一朵云,又是一场雨的前 世,尘世万物,无时无刻不在痛快着轮回的禅机。 而所有人们的前世, 是否在那竹笛的梓里, 那是大家们苦苦搜刮的心灵净土。 委婉清扬的笛音,似深涧一泓清泉,濯洗布满尘埃的心灵,收复人性 本初的纯洁。若静夜一盏清茶,滤去岁月的烦躁和喧嚣,独留清香一 缕缱绻于心。 渡,尘间。琴音慢慢地庸俗去,卑下去,直至风烟俱净,晚上归 于广博的寂静。渐行渐远的背影,消散于尘间深处 看待半生渡尘间的抒情散文精选 任凭风吹雨落,年华嬗变,静守于流年,勇敢世事沧桑。行至山 穷水尽,最是不曾忘,在一个梦里怀想,住着谁,守着信奉。 在玄妙的全国里,顶着你们对我的甘心,撑起了头顶上的那片天, 喃喃自语地抒写着几分执思, 不停止地渗出, 世外继续的那一处心海。 今朝的我,望着天蓝,只要清泪两三行,等风,被风迷醉,对影, 又为影甜睡,闲愁愁不减,想群众未归,回首再探,单双中特网,天涯路却远,手 扶残梦,念想仍旧不肯散去。 守在诚实筑渡的尘缘,是我占有了所有人通盘的视线。虽看不清那些 被分隔背后的情深缘浅, 三生石上却写满了所有人的过往, 今世虚度尘世, 交流半生佛缘。 3 滚烫的心,炽热的情,趟过青春的梦境。伫立在尘世之中,不论 山高道远,把尘世踏遍。不惧冬雪弥漫,秋雨绵长,等来春暖,摊开 夏阳,再度照进了被遮蔽,遗留的梦的周遭。 手执一壶清茶,零丁于屋檐下。远望落叶纷飞,静观云雾变幻, 倾听微风拂过耳旁,敲响我们的纱窗,生计的苦楚与荣辱最先变得不痛 不痒。 不过, 梦里不知年华限, 蓬勃飞花散似烟。 在茶水悬浮的热气中, 就连印象也好像几缕青烟广泛,忽隐忽现,渐渐淡出,越走越远的途 线。 当一口口吞并着流进骨髓的回香, 时通常又闪现出一阵阵入心的 苦涩,相同那般一个个或深或浅的记忆,忽明忽暗,当全班人不戒备晃动 着杯身, 茶叶翩翩起舞而行, 浮浮重重, 死力搜寻着自己所处的职位, 或者是不甘于过分缓和,他们一再地搅动着杯底,人生不就是这样,来 去往返间,直到水清志明,一眼便可明白。可世事总好坏折,待浮世 清洗去身上所布满的尘埃,净化、变化一个一齐清醒的自全部人,不是因 为我失去得太多,而是念试图去探求一个,于一生中属于本身最佳 的均衡点。 不时行走于尘人世,却畏怯总被尘事所刺伤。不知从什么时刻开 始,猝然变得不再干预三心二意。也不知从什么时刻起,谁都忘却 了一块走过来的费力,只求保终局的末端与褂讪。更不知从什么岁月 变得只剩了自全部人孕育的追寻,而怠忽那风雨中苦苦守候,遥遥无期的 美人。 4 花经雨后香微淡,松到秋深色尚苍。走在人生的路上,那儿是归 岸,怎也看不见?面对倘佯,细数煎熬,守着无奈,适应心声,到最 后才发觉,走了这么远,人的平生也莫过于通俗。看着茶水一遍又一 遍,绕过了几圈,又回到原点的洁净。实在,历经成长,回望,早就 注定了人生来即是一个绕着圈跑的回归进程。 5